蜜三刀的味久斋  MISANDAO.NET


聊天 Chatting

走过咖啡屋–忆我的Mentor苏珊

千百惠有一首老歌《走过咖啡屋》,歌中唱到 ‘ 每次走过这间咖啡屋,忍不住慢下了脚步,你我初次相识在这里,揭开了相悦的序幕,今天你不再是座上客 … 屋里再也不见你和我,美丽的往事已模糊 ' … 说的是不同的故事,体会的确实同一种失落和无奈 ... ...

苏珊是我的 Mentor ,也是在我最困难的时间里给了我最大的帮助和支持的人之一。与她失去联系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至今还是很感激她,记得她给我的鼓励和帮助,希望她快乐幸福!

自从移民来到加拿大之后,我先读了 MBA ,记得入校的那年正是 911 的灾难年( 2001 年),毕业的 2003 年是学校 15 年来毕业生就业率最低的。

初次相识

初识苏珊是在一次金融人士的专业协会上。那时我还是 MBA 二年级的学生,很想在毕业后能从事金融方面的工作,只要听说有什么 networking 的机会都会踊跃参加。那是在一次关于女性在金融方面专业人士的聚会,说是要招收新会员,而且每个新会员可以有一个在金融行业比较资深的人做 mentor 。我怯生生地去了位于市中心金融区某栋楼的一个会议室,忐忑不安地来回找着可以 social 的目标。这时发现有一双眼睛也在注视着我 – 那是苏珊,一位穿着考究的加拿大女士。只见她缓缓向我走来,我们各自做了自我介绍,然后就开始随便地聊了起来。

不一会儿,协会活动正式开始,协会主席开始宣布关于会员的条件,特别指出 MBA 学生是不符合要求的,必须是已经在金融机构工作的职业女性才行。听了这个宣布之后,我很失望,就在会议还没有结束的时候趁人不注意就偷偷地溜出了会议室,心里有些难受。这时候听到后面有人叫我,回头一看是苏珊,她笑眯眯地看着我说 ‘ 这个宣布很令人失望,是吗? ’ 她接着说, ‘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你可以与我联系 ’ ,同时递给我一张她的名片。

雪中送炭

之后的一个月内我犹豫着要不要联系她,有好几次拿起电话又放下了,心想要是她当时只是出于 courtesy 而说的那句话,那还不如不要去打扰她。但转念一想,像我这样的新移民 MBA 学生,没有任何 Canadian experience ,如果要跨行找金融行业的工作,是很有难度的。再遇上当时 911 之后萧条的金融业就业环境,真的是雪上加霜啊, … …

终于有一天,打算 ‘ 豁 ’ 出去试一下:最坏的结果不就是不理我!这 MBA 两年的教育倡导的不就是要有勇气进行 networking ,为自己的将来创造机会?更何况是她自己主动给我的名片,不是我索取的, … 于是我心一横就拿起电话拨通了她的电话号码,听说是我之后,电话那头传来温暖的话语 “ 我一直等着你的电话,怎么今天才打来? ” 接着我们就约好在市中心金融区位于 First Canadian Place 楼下的 Timothy 咖啡屋见面。

又见她,高高的个子,淡褐色的短发,坚挺的鼻梁和一双能洞察人的眼睛。白色的衬衫配上浅灰的西装,打扮简洁得体而华贵。她是一家基金公司负责与富有的个人投资者的资深销售经理。她很坦率地告诉我说那天去协会参加活动时凭她多年做销售的经验一下子就注意到了我,聊了几句后很喜欢我并且希望有进一步的了解。后来看到我由于失望而中途离开会议室时她也悄悄跟了出来,当时她心里已下定决心要做我的 mentor ,尽管知道我当时还不符合会员的资格。

在 Timothy 落座后,我们先各自简单地介绍了一下自己,接着她就宣布了她对我的 ‘ 培养 ’ 计划,我们每月见一次面,每次见面一小时,见面前先约好 topic 。 Topic 主要以分享她在投资领域的经验为主,同时她会根据我的情况,给我一些有用的建议以帮我更好地适应加拿大社会并提高各类技能和竞争力。但她申明她只是从 ‘ 战略 ’ 上给我指导,找工作还是要靠我自己的努力。我点头表示赞同,自己是个明白人,心里对她的这份帮助已经很意外和感激了,哪还奢望她帮自己找工作?

在接下来的一年里,我们每个月都见一次面,除了参加某些 lunch meeting 外,都是在 First Canadian Place 楼下的那个 Timothy 咖啡屋见面。这期间苏珊很尽心尽责地担当着 Mentor 这个角色。从分享她的个人经历,介绍加拿大文化,带我参加有意义的 social event ,到帮我改简历,纠正我的发音 … 只要是她想得到的觉得对我有用处的就会马上告诉我。

在我毕业前 3 个月的时候,我还没有得到 offer 。这时苏珊决定要帮我找工作了。她知道对我这样没有 Canadian 工作经验的新移民最大的挑战是第一份工作,更何况当时的金融业就业环境实在是太差了。她开始利用她做销售经理所积累的人脉关系开始为我四处活动,并把我介绍给相关的人。在她的热切努力下,我开始得到一些翻译工作,曾为这里的某著名基金公司与国内的一个合资项目谈判做翻译,从而积累了不少很有价值的经验也认识了很多至今还在联系的圈内人。

不知不觉中,苏珊对我的要求越来越严,在只有我们两人时,她会非常直接了当地指出我的不足之处,但在别人面前,她永远都是大力表扬我。她开始邀请我去她家做客并介绍我认识她的家庭成员。她会与我交流 gardening , shopping 等各种生活经验,并邀请我去她的 cottage 。

风云变幻

有一天苏珊很兴奋地告诉我说她所在的基金公司要招一名做债券市场的研究人员,她觉得我很合适,就把我推荐给了基金经理和人事经理,一切在向着好的方面进行着。可就在我即将拿到那个 offer 的时候,发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苏珊的基金公司被一家美国的大型基金公司收购了,公司的 CEO 和原来的高层领导班子很快被替换了,苏珊的老板被赶走了,苏珊也开始面临困境, …

接下来的日子苏珊很不开心,公司的勾心斗角使得她疲惫和心力交瘁,没多久苏珊便离开了那家基金公司,举家迁到另一城市。头几个月我们还经常通电话联系,直到有一天,苏珊告诉我她丈夫(一个地产投资商)投在佛罗里达的房产被 Hurricane Katrina 毁坏严重,为了得到资金,她丈夫卖了她倾注了多年心血的成为她生活感情很重要一部分的 cottage , … 接着苏珊就 “ 失踪 ” 了,这次她没有把新的联系方式给我,我们从此便失去了联络。

美丽往事 …


三年过去了,我如今就在市中心金融区的某机构工作,每次经过位于 First Canadian Place 楼下的那个 Timothy 咖啡屋,就会想起苏珊,有时会睁大眼睛留意四周看看苏珊是否会在附近,心中的感觉依旧如《走过咖啡屋》所唱: 每次走过这间咖啡屋, 忍不住慢下了脚步... ... 今天你不再是座上客... ... 屋里再也不见你和我,美丽的往事已模糊... ...

每次要更新地址本的信息并删除一些失效的地址时,到了记载苏珊旧址的那一行,我就会刻意跳过那一行,不愿意删除那个早已失效的信息。那行记载她旧址的信息永远会被保留着,就如同她这个人一样永远都不会被我从记忆中删除 …